首页-租船-货盘-船期-船代-指数-港口-船舶交易-船舶修造-商机-备件物料-人才-船东船舶-软件-新闻中心-航运博客-公告-企业-为您服务-注册登陆
[经济专题]  2005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总第19期   编辑信箱   期刊管理
焦炭行业折射上下游的不均衡现状
 

    今年以来,上下游行业的表现日益两极分化,1-10月,煤炭、石油、有色金属采矿业等的利润同比分别上升76.5%、74.7%、116.5%,而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利润下降28.9%、化纤下降30.9%、建材下降10.9%、通讯下降3.3%,石油加工、炼焦业更亏损188亿元。因为上游行业产品价格大涨,下游企业陷入亏损者愈来愈多,焦炭行业由天堂跌入地狱则是典型的例子。02年上半年,全球焦炭需求猛增,加上国内钢铁需求强劲,焦炭价格急升至430美元一吨,成为暴利行业,现在,焦炭fob价格(离岸价)120美元一吨,出口受挫导致国内价格狂跌,全行业亏损之下,企业能有微利已算了不起。当前,国内已投产的产能为2.8-3亿吨,同比上升23%,而全国的需求只有1.85亿吨,产能严重过剩,更有甚者,在建的焦炭企业为245家,焦炉394座,产能1.18亿吨,计划兴建的企业53家、焦炉102座,产能3524吨。官员指出,焦炭业的现状仍是只焦不化或焦多化少,造成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当务之急是清理大批小型焦炉,增强行业的竞争力。 

 

经济增长或衰退都可能带来种族嫉恨
 

    哈佛大学教授佛利民(benjamin friedman)的最新力作《经济增长的道德后果》(the moral consequences of economic growth)近日受到关注,原因之一是书中讨论的社会和谐对中国具有相当的借鉴意义。他指出,富人看起来属于不同的种族群体,比较财富对社会而言意味着危险---这种情况下,比较被政治化了,可能引发社会冲突,降低经济上的成功。在书中,他详细列举了这些比较产生的感觉。 
他引述例子指出,南韩几十年来有令人惊讶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种族单一,降低了彼此相对进步的嫉恨。相反,40年前,斯里兰卡的生活水平与南韩不相上下,但泰米尔(tamil)少数民族认为,占人口多数的锡兰人(sinhalese)阻碍了他们的机遇和进步,种族暴力制约了该国的经济增长,现在,斯国的人均收入仅是南韩的1/5。 
    人们通常有两种比较,1、与自身(或家族的)过去的经历比较,2、与身边人的比较,佛利民书中的一个重要观点是,经济增长滞后,人们看不到自身的进步时,第一种比较变得更加重要,而且数以百万计的人都是如此。但经济衰退对不同群体的影响各不相同,人们感觉同一群体的成员比其它人更出色时(无论正确与否),第二种比较的重要性就随之提高,30年代大萧条时期反犹主义横行便是例子,事件后来演变成为种族灭绝。 
当然,极端的例子并非说明经济增长下降一定会导致社会动乱,实际上,许多历史时期的经济增长放缓甚至负增长,并未出现不同寻常的社会问题。在全球化的时代,一些地方的经济增长迅速,另一些地方停滞不前,而电视、互联网让人们看到别人如何生活,因此,这样的对比成为世界经济中日益重要的因素,成为中国威胁论的背景之一。 
社会心理学家列昂费斯廷格(leon festinger,1919-1989)指出,尽管人们对成功的对比充满道德疑虑,但它仍然构成一个基本的、无法抑制的人性驱动力。对任何有关成功的衡量标准,无论是财富、能力或仅是个人魅力,人们都倾向与日常所见,及处于类似水平的人比较。对远远更为成功或不成功的人,我们并不担忧。因为他们与我们相差甚远,也就无所谓了。 
佛利民表示,社会性的比较如果不导致冲突,也将令人感到焦虑。经济增长的情况也是如此。在世界一些地方,如果提高的期望值无法满足,比较的影响将变得异常强烈。 
近几年来,世界都在谈论中国的经济奇迹,许多人看到身边的人暴富感受到巨大的心理压力,让他们对自己的个人成功深表焦虑。无论比较出现在经济增长或经济衰退的地方,由此产生的焦虑无疑是动乱、不稳定的潜在隐患。比较是人性使然,不过,仍可以做一些事情把潜在的风险降到最低。对发展中国家而言,经济发展应当适度,既不过高导致崩溃,也不过低以致削弱民众的期望,进而促进更进一步的增长。 

 

明年中国煤价可能将完全实现市场化
 

    从一年一度全国煤炭订货会召开前的内部会议传出消息称,明年中国煤价很可能将完全放开,全面实现市场化;而优质动力煤的价格在今年的基础上还将上涨。目前,中国煤炭除电煤(动力煤)外,其价格已经完全市场化。因此,如果煤炭价格真的完全放开,真正受影响的只有电煤。根据目前中国实行的煤电联动机制,以煤为主要原材料的电力企业必须先行消化煤价上涨的影响,再根据煤炭涨幅来确定电价是否涨价,煤炭涨价标准幅度为5%。电价上涨最多只能消化70%煤炭上涨价格,30%必须由发电企业自行承担。 

 

高善文:中国仍需适应高额贸易顺差
 
  年前3个季度,中国贸易顺差占gdp的比例为0.35%,2004年4季度开始急剧增长,今年上半年顺差占gdp的比例为4.9%,为改革开放以来的最高水平;从最近的月度数据看, 10月份的顺差规模创下了月度顺差规模的新记录。  

  庞大和日益增长的贸易顺差引起了部分贸易伙伴的不安,增大了中国经济对外部环境的依赖性,并可能加剧了人民币汇率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压力。如此庞大的贸易顺差是如何形成的?是否会很快消失?汇率升值能否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  

  分析中国贸易顺差波动的历史模式,并结合其他宏观经济数据和进出口的行业细项数据看,尽管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变化、外部需求波动和持续的贸易自由化无疑影响着贸易顺差,但中国国内需求的波动,国内总供求平衡状况的变化才是贸易顺差短期内剧烈波动的根本原因;  

  观察1980年代以来中国贸易顺差变化的历史模式看,大体上贸易顺差具有明显逆周期波动的特点。例如1984-1985年期间中国经济过热,增长速度高达14%以上,贸易顺差则急剧下降,从1983年的0.3%下降到1985年的-5%左右;1989-1990年期间中国经济过冷,增长速度只有4%,贸易顺差则大幅度增加,从1988年-1.9%上升到1990年2.2%的水平;1993年前后经济再次过热,增长速度高峰时期超过14%,贸易顺差相应从1991年的2%下降到1993年-2%的水平,其他时期的情况大体类似。  

  贸易顺差之所以具有这样的模式,是因为在经济过热的时候,国内总需求旺盛,超过了总供给能力,从而带来出口的减少和进口的扩大,形成贸易顺差的下降,反之亦然。当然国内总供求平衡状况与gdp增速并不完全同步。在国内经济存在严重过剩的情况下,即使总需求突然提速,经济在一段时期内仍然可能维持供过于求的状况。例如1991年中国经济增速9.2%,1992年进一步提高到14.2%,从增长速度看这两年的水平相当高,但由于此前大量过剩生产能力的存在,因此1992年经济总体上仍然偏冷。  

  与此相似,即使总需求增长很平稳,如果总供给增长突然加速,则经济也会出现供过于求的状况。例如1996年中国经济增速连续下降后仍然高达9.6%,高于长期平均水平和一般认为的中国经济趋势增长率,1997年中国经济增速仍然高达8.8%,但1997年中国经济就已经开始出现过冷的迹象,原因在于此前大量投资形成的供给能力快速释放,导致了总供给的加速增长。  

  就2004年底以来的情况看,此前大量投资形成的总供给能力的快速增长和释放,以及由此逐步形成的生产过剩应该是最近顺差急剧增长的主要原因。这一点可以从其他宏观经济数据的变化中找到佐证。  

  从迄今为止的增长率数据看,中国经济增长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滑,投资和零售甚至出现加速势头,显示并非需求回落导致了顺差增长。然而, 2003年以来中国的投资开始高速增长,从而最终会形成供给能力的快速释放,这一过程已经开始发生。  

  在供给能力快速释放,并形成总供给能力超过总需求的条件下,应该出现价格指数下滑、企业利润减速、盈利能力下降的局面。从宏观经济数据看,这些变化确实在顺差增长的同时发生了。例如,中国经济的gdp缩减指数已经从2004年3季度超过7%的最高水平下降到目前略高于3%的水平,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也在同期下降了大约一半;企业利润增长率则从2004年接近40%的增长率下降到目前20%左右的水平;上市公司的2005年3季度利润则出现负增长,资产回报率也开始下降。  

  如果2003年迄今为止中国的投资数据真实可信,逻辑的结论便是,未来供给能力的快速释放仍然远未结束。在这种条件下,如果没有国内需求的明显提速来消化日益增长的产能,那么顺差的扩大过程就没有结束。  

  从目前的情况看,国内需求明显提速,以吸收未来的产能,甚至导致新的供给紧张的前景似乎并不现实,这意味着在短期内顺差规模很难明显缩小。由于顺差在短期内的波动来自以上讨论的周期性因素,指望通过汇率水平的调整来很快解决问题应该很难。  

  毫无疑问,中国政策制定者清楚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并倡导通过扩大内需特别是刺激消费来解决问题。这无疑是十分正确的政策方向,但通过结构性政策来扩大消费可能是“说来容易做来难”。看起来,在未来1-2年的时间内,中国仍然需要适应高额顺差的局面。  
 

2006:中国需求进入调整期
 
  尽管结构性问题突出,但依靠强劲的出口拉动和投资增速,中国经济极有可能在2005年划出一道“低通胀-高增长”的优美曲线。  

  近期8家境内外研究机构对今年gdp增速给出了很高的预测,平均增幅达9.31%。  

与此同时,机构普遍将2006年gdp增长速度调低了0.5%~1%,2006年gdp增速的平均预测值仅为8.82%。  

  分析认为,经济降温的原因在于投资、出口和消费的回落。在生产能力过剩和禽流感阴影笼罩下,几年来一路狂奔的三大需求可能进入一个较长的调整期。“明年是一个调整年,最大的变量是出口和投资。”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经济运行与发展研究室主任王小广表示。  

  出口回落无可避免  

  外需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故事或许将在2006年改写。根据对人民币汇率、贸易环境和内需的变化等综合分析,多数机构一致认为,2006年出口增速回落,进口增速上升。  

  商务部此前预测称,2005年中国进出口分别增长18%和26%左右,2006年增幅将明显放缓。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金伯生说:“2005年出口增速接近30%,贸易顺差达到900亿美元,这是非常罕见的,反映出内需不足。2006年作为‘十一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内需不会像今年这么弱。”金伯生分析,在内需增强的情况下,2006年的出口增幅肯定会降下来。此外,人民币升值压力的滞后效应,以及国际贸易纠纷限制,也会提高企业出口成本。不过,我国外商投资和贸易结构决定了明年出口降幅不会过大。  

  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汤敏说,从5年~7年的趋势看,明年中国的进口增长速度普遍高于出口增长速度。“出口将有比较快速的下降,进口会稍微反弹一些,进出口增速可能会保持3~5个百分点的差距。”  

  尽管出口和进口增速更趋于平衡,但经济学家担心,由于出口基数较大,进口基数小,巨额顺差现象并没有消除。2006年贸易顺差可能达到1200亿美元。这个数字将再次考验本已严峻的中国外贸环境和人民币汇率。  

投资增速趋于回落  

  9月份27.7%的投资增速比8月份的投资反弹更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因为在9月里,人民币贷款一反常态,增长了3453亿元。虽然这一增量仍然多为短期贷款和融资,但贷款增速和投资高位增长两个数字叠加在一起,让人们对2006年是否出现投资反弹有所担心。  

  “从总体趋势看,投资增速会逐渐回落。经过今年前三个季度的高位增长后,第四季度将回落,全年投资增速为24%,2006年投资增速有可能降到20%。”国家信息中心祝宝良说。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解释了2006年固定资产投资的两大回落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自然下落,2003年和2004年的投资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第二个原因是企业利润率、贷款增速的下降导致了固定资产投资增幅的回落。  

  王小广对明年的经济形势不太乐观。他分析说,在三大需求中,出口将回落,消费增长平稳,在这种情况下要保持经济的高位增长,就可能出现新一轮投资热。“投资应该适度紧缩。”王小广说。  

  消费需求平稳增长  

 即使在总体紧缩的前提下,2005年中国消费需求一直有所增长。前三季度的消费零售总额超过13%。多数经济学家认为,2006年消费需求将平稳增长,需求对gdp的拉动作用将强于2005年。  

  “在明年出口和投资增速放慢的情况下,消费需求是拉动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周立群院长说,从2006年的发展态势看,采取有效措施促进国内需求增长不仅十分迫切,而且具备一定条件。  

  从长期看,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将成为“十一五”规划的亮点。但从短期看,社会保障体系难以在短期内建立,农村消费潜力也不能完全释放,消费需求增长有限。“2006年的消费增速仍将保持2005年13%的水平,不能指望消费像投资和出口一样有超过20%以上的爆发性增长。”祝宝良说。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秘书长王健则认为明年的消费增长率可能会低于今年。“如果今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率为12.5%,明年将有可能会下降到10%以下。”  

 

相关信息
* 经济工作会议:开局部署与改进宏调方式
* 项怀诚担心,明年gdp增长可能降至6.7%
* 国研中心料明年原油需求增幅持平,房产投资需求突现
* 看好我国明年宏观经济形势
* 美国经济中的“双高赤字”及其前景
* 从中美贸易看中国增长方式的转变(下)
* 深挖外贸依存度数字背后的内涵
* 中国钢铁产能过剩1亿吨 内增外压使板材到剩
全球航运在线 :中国站 | 国际站
客服电话:0411-82823230
航运在线版权所有 1999-2005 通用网址 网络实名:航运在线
辽icp证:20050005